Menu

可以做梦,但别把梦当饭吃

     看到一篇报道,说是梁洛施在测试中国人的金钱底线,23岁的年纪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和李泽楷分手后坐拥一栋豪宅和5亿港币,似乎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有着何其精彩过曾经。23岁我们在干嘛?或者大学毕业懵懵懂懂的厮杀在各大人才招聘会,亦或者削尖了脑袋砸断了关系的报考能烫出血泡的公务员,亦或者还在学校攻读着有的没的硕士文凭,总之受过教育的我们,似乎在金钱至上的社会中,在23岁还没开始绽放自己的时候,便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我们在羡慕梁洛施拥有财富的同时,有想过她的曾经么?或许5亿永远买不回三个孩子的健全家庭,5亿买断了一个女人的爱情,5亿让你明白你的身份在豪门看来是不平等的,那在健康幸福的家庭中度过的我们,是要鲜有人知的痛苦经历还是平平淡淡老百姓?或许很多人选择5亿,但若有天你真的有了5亿,或许向往的便是平淡的老百姓了。梁洛施早晨的那抹朝阳升的似乎更加艰难。
     如果把25岁当做一个节点,宁愿把这个时期的年龄当做早晨,阮玲玉在25岁时,早已拍了29部作品名声大振,却将自己的韶华永远留在了她的早晨。去年《非诚勿扰》让一个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在自行车上笑的马诺火了。众男人群起而攻之曰:“道德丧失,毫无爱情可言,此女乃拜金之极品”。那马诺若不开口,似乎这话倒成了遮遮掩掩含而不宣的相亲潜规则,换言之,现如今哪个男的愿意做扶贫形象大使?八竿子打不着的七大姑八大姨今儿买票明儿用车,只因为曾经对一女人许诺过我爱你,我娶你,便沦为女方的御用跑腿伙计,这年头,少!好比众人骂着公务员何其腐败,却争相去报考一般,无非给自己挂层道德模范的外衣,勾当里干得和直接声称自己是流氓的差不到哪去。和几个男性朋友聊天,总结出一经典相亲秘籍,含蓄点是,要门当户对,也就是说我是B档位,你好歹也要是B上下,A更好,C估计过了门婆婆就要给脸色看,D估计连门儿都过不了。直接点就是,男人版的宁在宝马车里哭的定义比女人更复杂,身材家事岳父都不能差,买房两人共买,女方再搭量车那就十全十美了。好像在爱情游戏里角逐中,女人只能算是口上喊口号实则以爱至上的主,男人反而是以爱的名义内心打着小九九的算盘。好比一帅气凤凰男死追一相貌平庸的资深孔雀女,死活说着爱,被孔雀女拒绝后,竟长叹一句,寒窗苦读数十载以未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到头来还是现实无情,孔雀女听完背后一片冷汗,敢情您是找我改命运的,幸好,幸甚!你能说男人不各个是马诺么?
      看到现实无奈,总要仰天咆哮,那还有爱情没有?有,看《蒂凡尼的早餐》里不就一现成的么,曾经看的版本国语译制过来,影片开始那首经久不衰的《Moon
river》伴着80年代标志性的女性新闻广播声音,叙述着这曲子的寓意,月亮船如镜花水月,浮生若梦,不过尔尔。温莎伯爵也是弃江山于不顾只为他的爱情,当牛津毕业的高材生喜宝集所有财富于一身的时候,她只想获得一份最初她想要的爱情,好难。她的早晨被钱买去,再也买不回了。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在看透李甲的险恶用心求钱财不要爱情时,道出了那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的绝句便投河而尽。似乎最终金钱至上的往往绝大多数都不是女人。汶川地震中,一个女人为救她心爱的男友,延迟被救援的时间,结果至她双腿被截,令人意外的是,被她救出的男友却因她失去了双腿而离她而去,事后媒体采访她,她却说不后悔,但以后不会了。是啊,以后不会,却没有了以后,你的早晨毁于一场地震,其实你可以拥有绚烂的早晨,只是你情愿将早晨变成了终身的残疾。有个调查问如今的90后,白毛女傻不傻,答案一致的肯定,傻!现如今的黄世仁怎么说也是富甲一方的土财主,富二代,有权有钱,有保姆司机做饭老妈子,吃穿不愁,嫁给他或许不是正房,但做个二奶似乎也能改善你曾经大年三十才有红绳戴的穷酸时代。她何苦跑去深山,躲这门亲事,不同的时代答案不同,不同的价值观亦有不同立场的说辞。笑而不语,看现在。
       你身处你的早晨,未来有无限可能。前阵子网上传一视频叫做《巨额交配》,结婚似乎是一场巨额交配,女卖身,男买身。没钱的男人是垃圾,女人似乎心率特平稳的说你工资2000,就别想要一36E,而男人则说开价码的女人最好去夜总会,这样可以避免遇见垃圾。好像结婚真像是场交易,大打价格战的同时,还要考虑供求关系,市场宏观调控,卖方卖相,买方实力。所有的谈判不公开直白的摆在桌面,那样似乎破坏了爱情的美好真谛,便隐晦的拿到了私下。像是过去药行里两人码价手上盖一红布,所有的谈判都在布里进行,一方面红耳赤,一方胸有成竹,一方犹豫不决,一方心虚用绢拭汗,终于谈妥,便一红本搞定,谈不妥的便甩袖走人另找下家。情场上情话硝烟弥漫,各种糖衣烟雾弹,买方卖方都信誓旦旦想在这场角逐中占个上风,捞个大便宜,我们总把出身贫寒的女孩嫁得好说成是灰姑娘,可我们忘了那些娶上天鹅暗自偷笑的癞蛤蟆,似乎这场爱情买卖的天平没有平衡的时候,在多年的磨合中摇摆直到暮年手腿颤抖时的相互搀扶。亦或者终于天平的弹簧失去弹力,一场婚姻就此别离。
     纵使你如花美眷,也抵不过似水流年,当美貌与身材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走样,你的早晨似乎也渐渐日上三竿的暴烈起来,当初的温婉柔情的江浙小菜扬琴昆曲也变成了一盆东北杀猪菜市井的凤凰传奇,只管填饱肚子哪来雅致可谈,当你卖了你的早晨之时,别忘了你还有你的中午和傍晚。当你拿你的青春美貌身材做筹码时,就要做好你身处暴烈午后,枕边之人去买别人清新早晨的准备,毕竟曾经看似赢的人是你,其实你却将自己的宝贵年华变现给了一场不道德平的交易。若想求得琴瑟和鸣,唯有信仰爱情,虽然经济决定上层建筑,但若没有上层建筑的点缀,所有的地基都毫无意义。
     卖早晨的人,你是将早晨卖给了他?还是自己?

最近过的不太好,我们俩个目前都没有工作,盘下来的店铺生意,信用卡还欠了些钱,心情多少受了些影响。晚上跟超超带着孩子出去散步,淘气的儿子一路淘气,娇气的女儿一路娇气,散步回来心情愈加低落。

1

本文已发表在《青春同行》杂志

临睡前已经将近11点,晚饭吃的不多,散步加上喂奶,临睡前竟饥肠辘辘的。肚子一饿后半夜肯定奶水不足。超超思量一番后决定去给我煮面。平时厨房门都很少摸,这下三更半夜的给我煮面,动静大了点,本来已经睡了的婆婆和儿子(儿子跟奶奶睡)惊动了。折腾
了半天,儿子也闹了一阵,面好了,不知道是肚子真饿了还是感动超超半夜为我下厨,一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泡面竟然变得异常美味。儿子过来凑热闹,吃了一口又一口,女儿这个小吃货也哼哼唧唧的过来,我好笑又好气的又喂蛋又喂面。很快碗里的面就见底了。看我意犹未尽的捞着碗底的面渣和蛋渣,超超略带歉意的说:没吃饱吧,早知道孩子也吃我就煮两包面了。我打趣道:不知道你家姑娘小子都是小吃货啊。内心憋了几天的沉闷低落就这样被这半夜的泡面化解了。————2015.7.16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她们有着一种特质,


那就是天生爱做梦,特别是与爱情、婚姻有关的梦。

这是两年前写的一篇日记,前些天翻了出来,念给了超超听,颇有几分温情意味。那个时候我们的状况确实不太好,可以说诸事不顺,做生意不善经营,超超失业,找新工作也不顺利,我还在哺乳期,老大上幼儿园,虽然有家人的帮衬,心理落差大,挫败感连连,很让人崩溃。那段时间算是我跟超超共同的低谷期吧,我同龄的亲戚朋友当时的经济条件大多比我们好,好的不止一点半点。当时的我,偶尔也会羡慕他们,却从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熬过了低谷期,好日子就在后面,因为经历了逆境,我们逐渐成长,观念慢慢转变,愈加成熟。

而世人也奇怪得很,不仅不把她们从梦中叫醒,反而推波助澜,帮着女人编造这个梦,以至于梦境美好得让人不愿意醒来。

看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里面》,汤唯扮演的那个小三文佳佳,有个情节是她因为弗兰克的女儿恶作剧而被美国警察拘留,我特别喜欢她在审讯室里的那段自白:“弗拉克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也许不会带我去开游艇,吃法餐,但他可以每天早晨跑好几条街买我喜欢吃的豆浆油条”。那种被溺爱的幸福感,汤唯表现的淋漓尽致,即便文佳佳当时是在对警察说谎,因为她内心对爱情婚姻真的憧憬,才是有这么情真意切的自白吧。即使是一个傍大款的小三,她也希望自己傍的是爱情。每个女人最好的婚姻就是嫁给爱情,而最差的婚姻大概就是“将就”甚至”凑合”吧。

家喻户晓的童话中,有王子与灰姑娘;风靡大江南北的韩剧中,高富帅爱上贫家女……总之,在这个梦境里,无数女人瞬间“脱胎换骨”,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我有个好朋友,兜兜转转很多年,或许是心里没有安全感,或许是不想将就,谈了几场恋爱,一直不想结婚,家人都劝她,亲戚这样劝她:“女人终归有个归宿的,我结婚的时候跟老公也是觉得差不多就结婚了,过了这么多年,也就这样,啥是爱情,啥是幸福,没有因为钱发过大愁。”但我这位朋友最终还是嫁给了爱情,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有钱,经济够独立,对自己的婚姻有更多的选择,就是歌词里唱的“不将就”。

然而,这毕竟是人为打造的梦境。

前几年就火起来的那档相亲节目—-非诚勿扰,里面的那个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得马诺,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但她的这个金句流露出对金钱赤裸裸的崇拜,在当时算是让大家瞠目结舌的,惊讶于她的大胆。我们在这里且对这个人不多做评论,只是思考一下当时大众的观念,通俗来讲就是女人要找经济实力强过自己的男人,这样的婚姻关系似乎才是比较圆满。很多时候,社会普遍存在的观念就是我们的认知,这种来自外界的认知,影响着我们的判断,似乎女人的好归宿就是男人。

生活无比现实,你在这个世上活一天,就要吃饭穿衣,就要陷入社会这个漩涡。而社会这个东西又是那么复杂,它就像一张由权势、财力、地位构成的一张大网,一条微不足道的小鱼,怎能轻易破网而出?

还有一种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男人找比较有钱的富家女,就是所谓的凤凰男配孔雀女,好多热播剧都是这种题材,很多娱乐新闻也对此类的热点趋之若鹜,我们把这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也好,因此有所感悟也好,只要记得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婚姻如饮水,冷暖自知。

相信不少女人都知晓这句话:“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

我不是不婚主义者(我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也不是女权主义者,所谓的男女平等,不是书上写写,嘴里喊喊,而是自己去学会思考。婚姻不是扶贫,所有抱着其他目的走上婚姻道路的,谈幸福就是扯淡。

她们往往把男人幻想成救世主,把婚姻当成垫脚石,以为与好男人结合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两个人的差距从一开始就很悬殊,即使因为爱情在一起,必定会有一个人爱的很用力很累,根据边际效应递减规律,爱的太用力最终只会是一个遗憾。

婚姻的实质其实是另一种层次的合作关系,夫妻是最亲密的合伙人,旗鼓相当,步调一致,共同进步,共同成长。

因此,这些女人几乎把百分之百的精力用在了献媚、讨好男人上,想尽一切办法占据男人心中的一席之地,恨不得想让男人把心掏给她,让他一辈子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这样,男人可以说:我买的起宝马,但是我喜欢骑自行车。而女人可以说:我自己有宝马,但我更喜欢坐你的自行车。

所谓“爱情”成了女人最大的“筹码”或追求

男人成了女人生命中第一等重要的大事业

女人不厌其烦地“描眉画眼”、不辞劳苦地“逛街淘衣”,甚至置生命安全于不顾,到美容院去“动刀”,为的无非是一个“男”字。

真是可悲,大好的年华、无限的精力白白浪费在这上面。爱情是美好的,但不等于婚姻。爱情更多地起源于荷尔蒙,但婚姻中并非只有荷尔蒙,甚至有的时候,连一丢丢荷尔蒙都不存在。

婚姻自古以来就不那么单纯,它更偏重于一种“现实利益”的“合理”结合。

2

不管是历史上皇家的“政治联姻”,还是豪门望族之间的“门第相对”,都是这种结合最赤裸裸的体现,反映的是一种经济实质。尽管现在已经进入新社会,但这种本质似乎并未改变,现实世界正上演着一出出闹剧,佐证着这个观点的正确性。

接下来,我们就结合具体事例来看一下:

这第一点要说的,便是为这个社会奉献了无数谈资的豪门婚姻。有道是“一入豪门深似海”,与深宅大院相伴相生的另一个词语,想必大家都十分熟悉,那就是“怨妇”。

而当今社会,与豪门牵扯最多的、最吸引老百姓眼球的,非女明星莫属。

嫁入豪门,这似乎成了越来越多的女明星的理应归宿。不嫁入豪门,似乎就比某某矮上一头。不过,这似乎是女明星的一厢情愿,豪门就这么容易迈入?

香港知名歌手、演员梁洛施,自20岁便和李嘉诚次子李泽楷同居,21岁为其诞下一子,22岁再为李家添了一对双胞胎男孙。两年之中连生三子,如此光辉的“业绩”实在令人艳羡。

不容置疑,梁洛施当得起“豪门里最会生子的女星”这个称号。有道是“母凭子贵”,可是,即便如此,这段女明星与豪门的纠葛也未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梁洛施分得5亿分手费,而孩子交由李家抚养。

豪门,多少女人向而往之,挤破头往里冲,然而,你可想到其中复杂的人际,纷争的恩怨?

当然说这些人际与恩怨还为时过早,哪怕是去豪门做客,你也得有资格,要想嫁入其中,岂不是难上加难?

豪门最不缺的就是钱,最注重的便是声誉,因此他们更加信奉“门当户对”。如果哪个豪门阔少想娶一个地位卑微的灰姑娘进门,必定是阻力重重。

再说,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不胜枚举,这位阔少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众亲友作对呢?与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成其好事”,既脸上有光,又使家族势力得到增强,如此一举两得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3

接下来,还有无数个事例为做着这个美梦的灰姑娘们泼冷水。就拿戴安娜王妃来说,尽管她娘家并非十分富有,但她身体中流淌却是纯正无二的贵族血统。

皇家的事我们暂且不谈,就说说如今那些嫁入豪门的女人,有哪一个是“灰姑娘”?

郭晶晶、李嘉欣、黎姿,无一不是在嫁入豪门前便名利双收,这就是她们为自己添置的筹码。而一个一无是处的寒门女子,请扪心自问,嫁入豪门你觉得有多大希望?

看完了高大上的豪门,我们再来看看普罗大众。

不同的社会分工,把大众分成了无数相似的小团体,这里的相似包括两点要素:一是经济基础,二是精神追求。“门当户对”对这个阶层的婚姻观依然有着深刻的影响。

如果你是一个出入写字楼的高级白领,与一个在工地打工的农民工结合的可能性有多大?抛开收入不谈,就算是学识、精神追求两人也有天壤之别。

哪怕两人真一见钟情,其他的都不在乎,那漫长的婚姻生活恐怕抵不住热烈之后的平淡,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百年伉俪是前缘,天意巧周全”,哪个阶层的人,上天自会给他安排相配的伴侣,所以两性之间才得以保持整体稳定。露西爱上杰克,不过是好莱坞电影工业一手炮制的童话。

正因为这种童话情节世间罕见,《泰坦尼克号》的爱情故事才赚取了无数痴男怨女的泪水。

4

说了这么多,我们似乎能总结出这样一个规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想依靠婚姻来提升自己,包括自己的财富、权势、名声、地位。只不过女人在这方面表现得更明显一些,而男人呢,并非不愿意如此,而是不敢,因为对这种行为,人们早就总结了一个十分不光彩的词——吃软饭。

所以,才有了本文开头所讲的“女人爱做梦”。其实,男人不是不爱做梦,是不敢做梦。

通俗一点来说,如果婚姻是在做买卖,买方想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好的货,而卖方想把最少的货卖出最多的钱,双方权衡利弊之后,找到一个都能接受的价格,交易才算达成。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方眼睛突然被风沙迷住,或者被对方的玻璃戒指闪瞎,才产生了在旁观者看来极不对等的交易。

说来说去,女人应该记住一点,“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男人并非救世主,婚姻也不是铁饭碗。

女人可以做梦,但别总活在梦中,靠自己何时何地都是最安全的,就算你是那个用玻璃戒指闪瞎对方双眼的灰姑娘,嫁入了豪门,也别忘了提升自己,把玻璃戒指变成货真价实的翡翠戒指。因为就算有一天梦醒了,你还有再做一次的资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